消费金融公司发力B端:向传统金融机构卖技能有戏吗?

  消费金融的浪潮还在翻涌,这个行业仍旧处在高速开展 的阶段。

  依据 恒大研讨 院此前数据统计,2017年我国消费金融市场规模约9.5万亿,依照 2018年30%的增加 率,随后增加 率以每一年 以3%的幅度下降 ,至2022年,中国消费金融市场规模将达到28万亿。

  为抢夺市场,涌入消费金融这条赛道的选手也在不断的增多,不只 包括持牌的消费金融公司,银行、电商平台、互联网流量平台、手机厂商、网贷机构等玩家都已纷乱 入局。

  然而,当大部分玩家都在努力发掘 消费金融金矿的时分 ,早年 的淘金者却悄然“兼职”做起了“送水”生意。继蚂蚁金服、京东金融、度小满等头部金融科技平台宣布转型做效能 之后,一些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也悄然将B端事务 作为发力点。

  从2C到2B

  近年来,从线上到线下,从蚂蚁花呗到京东白条再到趣店,各种消费分期场景、消费分期平台推出的产品让用户目炫 缭乱。

  与此同时,智能手机普及带来的移动互联网开展 ,让金融效能 浓缩成手机画面上一个个的图标,它越来越容易被获取——用户可以随时用手机借钱了。

  眼下持牌消费金融机构现已 完成了对用户心智和习惯的教育,小到从淘宝上购物,大到买房买车。一位持牌消费金融机构CTO感叹,用户抵消 费金融的承受 程度现已 远远超出了想象:“分期的人群越来越年青 化,连一百块钱的电 话费都要分期。”

  消费金融的迸发 相同 反映在公司的业绩上。依据 2017年的数据,招联消费金融公司净利润11.89亿元,同比添加 3.5倍;马上消费金融公司净利润5.78亿元,同比添加 88.6倍。

  表面烈火烹油,而头部企业早已嗅到了背后随之而来的压力和危机:

  首要 是人口盈利 的消失带来阵痛。自2017年以来,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现已 同比下降,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——网络人口增量现已 挨近 了极限,未来将进入存量时代。

  微观 经济的不景气也给消费金融的未来带来了不确定性。因为 收入预期的不乐观,消费需求现已 呈现 了衰减苗头,偿付能力也面对 压力。

  处于风险的考虑,金融政策正在收紧,监管部门不断加强对“网络小贷”、“现金贷”等的监管政策。

  除了经济形势考验,行业竞争相同 不可小觑。不只 持牌消费金融机构,如今跨界选手与日俱增,包括小贷机构、信托、互联网流量平台等都新建了消费金融事务 。

  消费金融行业已由蓝海骤变 为红海,传统银行不断下沉,互联网巨擘 开始流质变 现,有流量有场景进口 的集团也纷乱 建立 自己的小贷公司或合资组建消费金融公司。在这样的大布景 下,一些消费金融公司开始转向B端,以输出技能 效能 寻求增加 。

  依据 2013年修订的《消费金融公司试点管理方法 》相关规则 ,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有资本足够 率的要求。放贷规模越大,对资本金的压力越大。但是 对技能 效能 来说,效能 收费不会有资本金的压力。

  以国内几家持牌消费金融机构来看,其注册资本金均在数十亿元之间,中邮消费金融为30亿元,招联消费金融28.6亿元,“依照 杠杆率不超过10倍的限制,即一个亿资本金可以最多放贷十个亿,这些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每一年 的放贷金额仅有三四百亿。相比于数万亿的市场空间,供给远远不足。”某持牌消费金融平台人士表明 。

  同时,转向B端意味着收入渠道的扩展,而技能 效能 收入的风险性相关于 借款 收入来说也大大减少。

  “你说今天借款 收入了两百亿,但是 你赚的不能落袋为安,需要风险拨备,一直有资本约束”,上述持牌消费金融平台人士认为,换句话说使用 风险利差赚钱最大的问题是不能落袋为安,但科技效能 的收入是没有这种风险的,是可以“马上计在账本上”。

  另外不得不提的是,监管政策也无意间给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开展B端事务 打了“鸡血”。

  据自媒体号“第一消费金融”走漏 ,1月9日,浙江银保监局下发《关于加强互联网助贷和联合借款 风险防控监管提示的函》(简称“《监管函》”)。《监管函》要求区内银行不得将授信审查、风险控制等环节外包外,同时银行不得以任何形式为无放贷资质的机构提供放贷资金,不得与无放贷资质机构一起出资发放借款 ,不具备互联网借款 核心风控能力和条件的银行不得开展联合借款 事务 。

  “这个对我们是巨大的利好”一位持牌消费金融机构高管称:“第一,原本很多小银行都在跟一些不持牌的助贷机构合作,政策出台导致不持牌的助贷机构在资金端拿不到钱了。第二点,小银行在风控能力上呈现 了巨大的风控缺口,对有B端事务 的企业是一个机遇 ,可以 通过技能 输出为小银行们赋能。”